【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 慶祝改革開放40年】長路奉獻給遠方
發布時間:2018-11-27瀏覽次數:

1637577_986933.jpg

通往果洛草原的高速公路成為冬季草原上最美的風景之一。攝影:祁國彪

截至2017年底,青海全省公路總裏程突破8萬公裏,高速公路達3900公裏;

  實現所有市州通高速公路,所有縣級行政區通二級公路,98.6%的鄉鎮、97.1%的建製村通暢;

  以高速公路為主骨架、普通國省幹線為骨架、農村公路為脈絡的公路網絡基本形成……

  蒼茫遼闊的青海高原,擁有“世界屋脊”“中華水塔”的美譽。在這片綿亙72萬平方公裏的土地上,山山相連,水水相依,是名副其實的山宗水源。也因此,青海有中國海拔最高的柴達木盆地,中國最大的內陸鹹水湖青海湖,有首批入列中國國家公園體製試點的三江源國家公園……

  青海地處青藏高原腹地,氣候嚴寒、地質環境複雜、人口居住分散,全國10個藏族自治州中就有6個在青海,藏區麵積占全省麵積的98%。長期以來,囿於惡劣的自然氣候與地理條件,藏區普遍行路艱難、交通閉塞,顯得遙遠而神秘。

  改革開放40年來,在一代又一代交通人的艱苦奮鬥下,昔日青海高原上的道道天塹變成今日藏區百姓交通往來的坦途,一座座承載著藏區群眾對美好生活向往的橋隧連通起阻隔的山水。這些跋山涉水的公路,如同千萬條吉祥的哈達,為藏區群眾帶去了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希望。

  高速路、柏油路、通村路……如今的青海藏區路網縱橫,山不再高路不再遠

  改革開放前,青海全省公路多為砂路,通車裏程隻有1.4萬公裏,等級公路僅有8000多公裏,公路密度、通達深度以及公路主幹線與支線連通度和運輸效率都很低。

  “上世紀70年代,我在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工作,那時候縣城開往西寧的客車每天隻有一輛,路況、車況很差,去一次西寧,天不亮就得出發,車子搖搖晃晃,從早上走到傍晚,近10個小時,到西寧渾身都是土。”曾任原青海省交通廳廳長的桑傑對那段歲月刻骨銘心。

  改革開放後,黨和政府高度重視交通運輸建設,國家層麵持續加大對西部地區尤其是青海等省藏區交通等基礎設施建設的支持力度。青海省委、省政府緊抓機遇,先後製定了一係列加快公路交通發展的政策措施,最大限度彌補資金不足,為公路建設的長足發展提供了有力政策和資金保障。

  40年來,青海交通運輸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完成2643億元,是改革開放初期“五五”時期的628倍,各類交通運輸方式全麵實現了跨越發展。特別是青海藏區六州公路建設從完成投資、建設規模,到項目數量、裏程,均創下青海公路建設的曆史之最。

  據統計,僅2001至2008年8年間,青海海南、海北、果洛、玉樹、黃南5個藏族自治州和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共完成公路建設投資214億元,藏區公路通車裏程達4.5萬公裏,昔日的險道畏途變成“高原處處陽關道,白雲下麵班車跑”的嶄新景象。

  江前村是坐落在果洛藏族自治州阿尼瑪卿雪山下的一個牧業村。過去,由於缺橋少渡,牧民出行和牲畜轉場時,夏天涉水、冬季履冰。“菠菜網村子前邊有一條十多米寬的河流,水大時村民過河常會掉進去,數千頭隻牛羊被衝走。 2005年,政府在河上架起了大橋,公路一直通到縣裏,這可是全村少遇的大喜事。”75歲的藏族老人美江說。

  青海藏區的農村公路建設在2004年啟動,2008年國家更是劃撥專款16億元對藏區6州進行村道硬化,修建永久性的“便民橋”。“菠菜網雜多縣一年的地方財政收入不到300萬元,要不是國家支持,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建得起這條公路。”時任玉樹藏族自治州雜多縣公路局局長的紮西尼瑪告訴記者,2006年國家開工建設雜(雜多)莫(莫雲)四級公路,前後共投資4000多萬元。這條公路解決了沿途6000多名藏族群眾的出行難問題。

  “十二五”期間,青海交通運輸部門超前謀劃,主動作為,堅持發展“四個交通”,持續改善民計民生,累計完成交通運輸固定資產投資1109億元,建成高速公路2478公裏,建設國省幹線公路5346公裏,改擴建農村公路3.98萬公裏,實現了“三個基本、兩個突破,一個確保”的目標,基本實現高速公路(含一級公路)通市州、二級以上公路通縣區、硬化道路通鄉鎮,高速公路(含一級公路)裏程突破3000公裏,達到3123公裏,二級及以上公路裏程突破1萬公裏,達到10116公裏,全省公路通車裏程達到7.56萬公裏,較“十一五”末新增1.3萬公裏。

  2017年8月1日,我國首條穿越青藏高原多年凍土區高寒、高海拔高速公路——共玉高速公路通車運營;

  9月14日,堪稱“青海第一橋”的我省首座大跨徑斜拉橋海黃大橋建成通車,牙什尕至同仁高速公路開始收費運營;

  11月13日,我省第一條綠色循環低碳公路花石峽至久治高速公路全線建成通車——至此,由省會西寧至黃南、玉樹、果洛、海西、海南、海北6個少數民族自治州全部通達高速公路。

  “以前,菠菜網走西久公路,一路上要翻越黑土山、紅土山、賽龍溝等高山峽穀,坡陡彎急不說,有些路段還經常滑坡坍塌。花久高速開通後,從大武到西寧不僅沿途風光好,而且行車舒適度和安全性都大大提高了。”長期工作在果洛藏族自治州的劉師傅說。

  工程車下料,攤鋪機熨平,壓路機壓實……2017年7月5日,連接果洛藏族自治州瑪沁、甘德、達日、班瑪4縣的國道227線大武經達日至班瑪二級公路改擴建工程正在海拔4300多米的青珍山上鋪築瀝青砼路麵。“經過2年多艱苦建設,目前大班公路路基已全部完工,10家參建單位正抓緊高原黃金期展開半幅路麵施工,力爭年內全線貫通。”青海交通投資有限公司大班公路項目辦副主任周峰說。

  大班公路是玉樹、果洛兩個藏族自治州的連接線,同時還是西寧經大武、石渠至玉樹的第二大通道,在國家西部地區公路和青海省公路網中處於承北啟南的重要地位。大班公路建成後,既可成為果洛地區北上省會西寧,南下四川、甘肅的重要政治及經濟大通道,又將實現甘德、達日、班瑪三縣通二級公路,從而使青海通縣公路全部二級化。

  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進一步加大支持力度,青海交通運輸業累計完成交通固定資產投資近1639億元,是前5年的3倍。青海交通人堅持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大力弘揚“兩路”精神,開拓創新,苦幹實幹,新建了2443公裏高速(含一級)公路、 1461公裏二級公路和1.1萬公裏三級及以下公路。

  “十三五”期間,青海計劃完成交通運輸固定資產投資2000億元,比“十二五”預期目標翻一番。到2020年,全省公路網總裏程達到8.5萬公裏,高速化公路(含一級公路)通車裏程達到5000公裏以上,普通國道二級及以上公路比重達80% ,100%鄉鎮和建製村實現通暢,具備條件建製村通客車比例達到100%。

  40年砥礪奮進,青海連通內地、暢通省內、反應快速、保障有力的綜合交通運輸體係基本形成,為實現與全國同步全麵建成小康社會,建設更加富裕文明和諧美麗新青海提供強有力的支撐和保障。

  為深入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省交通運輸廳緊扣建設“交通強國”主線,圍繞全省交通基礎設施總量不足、省際通道數量少、重要節點聯係不暢和路網結構有待優化等問題,用“四個轉變”新思路引領謀劃全省路網規劃建設,加快形成“東部成網、西部便捷、青南通暢、省際連通”的公路網。

1637578_668826.jpg

當地牧民喜過寧穆特黃河吊橋 。 (省交通廳供圖)

經濟要發展,交通須先行。出行條件的改善,大大增強了藏區群眾的獲得感

  初秋時節,驅車行駛在阡陌縱橫的青海高原,一條條如影隨形的公路與雪山草地、大漠風光、江源清流相映成趣,構成一幅波瀾壯闊的豐收年景。

  果洛藏族自治州瑪沁縣當洛鄉查雀貢麻村地處偏遠,長期以來,牧民貢紮一家“靠天吃飯”,遊牧業是惟一的收入來源。

  最近幾年,柏油路鋪到了鄉鎮所在地,2016年硬化路也修到了村口。過去,從最遠的夏季牧場到鄉裏,騎馬需要近2個小時,從鄉裏到縣城又需要大半天時間。通路後,從村裏到瑪沁縣隻需3個多小時。牧閑時,貢紮可以隨時去縣城的建築工地打零工,每天最少能掙100元。

  當洛鄉黨委書記紮西才旦說,這兩年,隨著全鄉道路貫通,當地群眾轉移就業、創業致富的熱情高漲。2016年該鄉66個牧戶成功脫貧,2017年又脫貧83人。今年起,所剩不多的貧困戶也將逐步告別貧困。

  位於青藏高原腹地玉樹藏族自治州,是長江、黃河、瀾滄江的發源地。自古以來,這裏氣候惡劣、人煙稀少、交通閉塞,生產力水平低下。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裏的牧民群眾,受自然環境的影響和江水河流的阻隔,過著逐水草而居的生活,所屬6縣每縣隻有一條公路可通州府,縣與縣之間“雖雞犬之聲相聞”,但因缺路少橋而“民至老死不相往來”。2010年4月月14日,玉樹州發生7.1級強烈地震。災害發生後,國家及各級交通部門加大了對這一地區的交通扶貧力度,決定啟動新一輪的公路項目建設。

  在三江源地區修築公路難,“難於上青天”。“從治多到雜多,總長187公裏,其中100公裏沒有路,連便道都沒有,有近88公裏路是多年凍土路段,海拔相當高,都在4500米以上,最高的地方海拔4961米。”省公路建設管理局治雜公路項目辦主任趙科如是說。

1637579_264197.jpg

連接西寧至黃南藏族自治州的牙同公路上的海黃大橋建成通車。(資料圖片)

三江源地區不僅以嚴酷的自然環境著稱,更是我國重要的生態保護區。因此,在三江源地區築路施工,生態保護是必須直麵的課題。

  全長近200公裏的S308線曲麻萊至不凍泉公路,是深入三江源核心區最長的一條公路,直穿被世界鳥類專家譽為“黑頸鶴之鄉”的隆寶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為確保當地藏羚羊、野驢、黃羊等野生動物的活動不受築路影響,承建單位在築路過程中特別設置了動物遷徙通道。

  為保護當地文物遺址不被破壞,承建單位還不惜增加投資,對原定設計路線進行改道繞避。

  經過4年鏖戰,三江源地區的公路建設取得決定性勝利。2015年9月底,6條線路、1100多公裏的新、改建路段全麵通車,不僅打通了通往新疆、西藏、四川、雲南的出省通道,而且徹底改變了過去玉樹地區公路一進一出的樹枝狀模式,向網絡化、四通八達的模式轉化。”

  “交通基礎設施的建設,發揮了對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撐作用和安全保障能力,為建設生態美好、特色鮮明、經濟發展、安全和諧的社會主義新玉樹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也為實現區域協調發展,實現青海藏區跨越式發展,建成全麵小康社會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省交通運輸廳副廳長王永祥說。

  公路通百業興。隨著交通運輸業翻天覆地的發展,青海藏區日益成為我省民族文化旅遊的重點地區。經過多年的努力,地處青海藏區的青海湖、塔爾寺、熱貢藝術、三江源等景點,已經成為青海旅遊文化中的知名品牌。而這些旅遊景點的開發,也給當地藏族經濟社會的發展,提供了一種完全不同於傳統農牧業經濟的新平台。

  越來越便捷的交通出行條件,不僅讓美麗的青海湖與環青海湖國際公路自行車賽走向了世界,而且讓三江源國家公園從全國眾多的名山大川中脫穎而出。更值得一提的是,祖祖輩輩過著遊牧生活的牧民放下牧羊鞭,騎上了摩托車,辦起了旅館、商店、飯館,經營起了騎馬、照相等旅遊業務。記者多次在青海湖畔看到, 360公裏的環青海湖旅遊觀光路線上,來自全國各地的自駕遊車輛絡繹不絕,真是“公路似織網,汽車似遊龍”。據不完全統計,隨著自駕遊數量的持續攀升,省外自駕來青旅遊的數量年均增長近10萬輛,到2017年底已達143萬輛之多。

  而各類凸顯藏族傳統文化的賽事、經貿洽談、文化藝術節慶等大型活動也在青海藏區遍地開花。在海南藏族自治州,隨著“三點一線”精品旅遊線路開發建設,旅遊業正在逐步成為該州最具發展潛力的支柱產業之一。特別是環青海湖國際公路自行車賽舉辦以來,包括藏族在內的環青海湖沿線各民族文化得到國內外賽車手和遊人的青睞,成為展示青海藏區獨特風光和民族文化的一扇窗口。

  在素有“八百裏瀚海無人煙”之稱的柴達木盆地,隨著109國道日格段、315國道花石段、冷花段、湟察段的改建完成,形成了由茶卡、察漢諾、德令哈、大柴旦、格爾木、都蘭等城鎮構成的長達千餘公裏的公路環線,盆地內豐富的鉀鹽、石油、石棉、有色金屬等資源得到了有效開發,並為開發昆侖山道教文化旅遊、長江源頭風光旅遊、格拉丹冬探險旅遊等,創造了條件。

  在浩瀚無垠的果洛大草原,過去由於交通閉塞,“50公斤羊毛隻能換16.5公斤青稞或5、6尺布或1包茯茶”;如今,黑色油路串聯1州6縣,運輸車輛急劇增加,跨省、跨州客運班車線已達幾十條;214國道青海段在走向上與曆史上的唐蕃古道大致相似,如今,文成公主進藏時那種“車轔轔,馬蕭蕭”的景象早已被疾駛的車流所替代,820多公裏高海拔公路穿山跨澗,越阻淩空,成為溝通藏區、連接祖國西北西南地區的重要通道。

  青海與甘肅、四川、西藏、新疆四省區接壤。進入“十二五”以後,青海交通人正在加快推進“連通周邊”的通道建設。目前,青海全省範圍內國家高速公路、普通國道、省道與四省區相接的省際出口共有47處,其中與甘肅相接的省際出口有27處、四川相接的有9處、西藏相接的8處、新疆相接的有3處。截至目前,所有省際出口中,已建成15處。

  青海省交通運輸廳黨組書記、廳長毛占彪表示,青海省正在全力推進一批公路建設項目,加快推動實現“東部成網、西部便捷、青南通暢、省際聯通”的公路網;隻要蘭州-西寧城市群規劃和公路網目標得以實現,青海經濟社會麵向未來的發展就能得到充分保障。

  站在高原,登高望遠,一條條黑色的油路翻山越嶺向前延伸,一座座恢宏的橋隧連天接地逶迤騰挪,它們仿佛聖潔的哈達和飛舞的彩練,為千千萬萬個像鋪路石一樣的公路建設者披紅掛彩,也為世代居住在高原上各族群眾架起禮尚往來、交相通達的幸福路。來源:青海日報    作者:馬 新